媒体报道

Share        

陈六使中华语言文化教授基金 南大校友饮水思源 纪念陈六使功绩

黄绮芳(来源:《联合早报》,1998-03-31

    南洋大学毕业生协会本着饮水思源的处世哲学,而设立陈六使中华语言文化教授基金,以永远纪念陈六使在兴学办校方面的贡献。   

    南洋大学毕业生协会会长谢万森昨日在陈六使中华语言文化教授基金设立仪式上致词时说,南洋大学的成立象征着自强不息、力求上进的民族精神。   

    他说,在殖民地时代,南大的创办过程曲折、遍地荆棘。然而,创校人陈六使却凭一股执着的毅力与勇气,在逆境中排除重重困难,四处劝捐筹措,终于使南洋大学于1956年开课,在山山皆秀色、树树皆相思的云南园中开幕。   

    谢万森说:“‘饮水思源之情使我们对陈六使先生给予崇高的敬仰和深深的怀念。因此校友会决定筹款150万元……设立这项教授基金。  

    他说,在目前区域货币危机阴霾的笼罩下,还能讯速并超越目标地筹得款项,主要归功于人们对陈六使的敬仰。  

    他指出,学习中华语言文化刻不容缓,政府也不断鼓励人们学习中华语言文化,以保存珍贵的文化遗产,也可与崛起中的东亚经商往来,使国人能够扎根狮城、放眼四海。而云南园作为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的所在地,此时设立基金正合时宜。   

    他说:这将使云南园这块富饶的文化田,再次结出璀璨的繁花盛果。这也将南洋大学的血脉关系牵连得更紧密。

    谢万森在仪式后受访时表示,希望南大不只在理工方面发展,也能成为东南亚地区的中华语言文化研究中心,这是前南大校友的共同心愿。如今设立这项基金,希望有助于以实际行动协助南大校方朝这个方向发展。   

    昨天出席盛会的还包括专程从香港赶回来的香港南洋大学校友会代表郑良生。他虽是新加坡人,却长期在香港做生意。他获知设立陈六使基金的消息后,发动在香港的南大校友响应,筹得5000元。   

    郑良生说:新加坡华人占了大多数,理应创造出有利于中华语言文化研究和学习的环境。南大继承了南洋大学的传统,对这项使命就更当仁不让了。校友们都希望看到现南大发展得更好。” 
 

詹道存:前南洋大学教授将优先受邀讲学    

    南洋理工大学计划动用陈六使中华语言文化教授基金,每学年邀请一到二位对中华语言文化有精湛研究的著名学者前来演讲、授课研究和交流;前南洋大学仍健在的老教授,将是首先获考虑的对象。   

    大学校方已联合南大毕业生协会组成一支五人顾问咨询委员会,推荐适当人选,为基金用途制定长期计划。预料首位教授或学者将于今年底或明年初成行。   

    詹道存校长昨天透露了陈六使教授基金的初步计划。他将亲自出任顾问咨询委员会主席,其他四位委员是:周清海副教授(南大中华语言文化中心主任)、郭振羽教授(南大传播学院院长)、谢万森(南洋大学毕业生协会会长)、王如明(陈六使教授基金筹款委员)。   

    周清海副教授在受访时进一步指出,前南大教授都是国际上享有盛名、成就卓越的学者,只要健康情况允许,他们能来,我们很愿意先从有成就的南大老教授开始,落实基金的意义,不过一切仍有待委员会做最后决定。  

    除前南大教授之外,委员会也会放眼中港台,甚至欧美各地的汉学家,只要与中华语言文化有关,研究范围不会设限。   

    应邀的学者除了在南大中华语言文化中心和国立教育学院中文系授课和研究、担任博士生导师,也会与南大师生进行交流,并举行校外公开演讲,让全国人民参与。   

    周教授说:讲座将从学术角度探讨中华语言文化的种种问题,不偏于任何政治立场或意识形态,希望借此能提高社会对中华语言文化课题的关心和认识。  

    为了让更多人受惠,应邀教授的讲稿也将在网页上公开发表,最终结集成书。   

    周教授强调,希望通过陈六使教授基金,加强南大在中华文化研究方面的对外联系,进而提升为世界著名研究中心;另一方面,也使旧南大弘扬中华文化之崇高理想,得以继承、实现。
 

周清海:南大中华语言文化中心考虑开办南大史课程  

    南大中华语言文化中心欢迎对南洋大学历史有识有志之士,到中心进行这方面的硕士或博士研究。待奠定研究基础、建立起足够资料之后,再考虑进一步开办南大史本科教学课程。   

    中心主任周清海副教授受访时表明这个立场。他的看法也获得校长詹道存博士的进一步呼应。两人昨天就一些前南大校友不久前接受本报访问,呼吁南洋理工大学开办南大史课程,加强这方面的教学和研究,做出回应。   

    詹校长强调,南大其实早在几年前已有进行南洋大学史研究的构想。可惜碍于某些客观条件的不足,迟迟未能展开:“……要研究历史,总得要有足够的档案记录为依据……;教学就更不可能了,单靠那么十几页不到的资料,怎开得成维持一整个学期的课程。  

    但是凡事总得有个开端,他说南大愿意尝试从头做起,欢迎学者一起研究,有了研究基础后,再谈得上开办教学课程,供本科生选修。   

    周教授则指出,中华语言文化中心以新加坡近期的语言文化问题为研究重点,为南大理工商学系学生开办的选修课程则与东南亚华人文化社会有关。无论在研究或本科方面,南大史的范围都息息相关。   

    事实上,目前的《东南亚华人社会》和《东南亚华人史》两门课,都谈到南大建校的历史,但也只随意带过,没法发展开来。

    他说:最大的问题是缺乏这方面的研究人才。前南洋大学校友有心有识有力,但各有自己的事业,没法从事学术研究。我们希望吸引年轻一代做这样的工作,可惜年轻人对南洋大学历史没有太大的兴趣。也许通过报章,可以协助中心发出呼吁。   
 

陈六使生平 

    1897年,整整一个世纪前,陈六使诞生于福建省同安县集美乡。由于父母早丧,家境贫寒,他没能接受多少教育,18岁那年身无分文过番南来。   

    到新加坡后,他在陈嘉庚的树胶厂由底层做起,担任搬运、起卸等粗活。后来获擢升为主管,有机会向陈嘉庚学习经营树胶生意的知识和方法。   

    1925年,他自己创业,设立益和公司,发展成新马最大规模树胶出口商,业务遍及印尼、泰国、欧美。1941年二战爆发,正值颠峰的事业化成灰,他却不惜在战后从头来过,重建事业,最终以经营树胶致富,还协助陈嘉庚发展业务。   

    本着取之社会、用诸社会之心,他把财富投注于公益事业上,尤其有感于自己受教育不多,因此特别热心于兴学办教育。1950年他出任中华总商会会长,发动民间捐款资助马来亚大学,自己则捐出30万元充作马大建校基金。   

    同时期,他继承陈嘉庚出任福建会馆主席。眼看新中国成立以后,新马华校毕业生深造无门,唯一的马来亚大学以英文为源流,华校生多被拒于门外,他毅然决定出钱出力倡办一所华文大学。   

    陈六使领导福建会馆捐出云南园523英亩土地建校,自己率先认捐500万元,掀起东南亚各地华社热烈支持,不分阶级贫富投入筹募建校基金运动之中。   

    他由1956年起,担任南大执行委员会主席长达8年。1958330日,南洋大学正式开幕,他与新加坡总督顾德爵士联合为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主持揭幕仪式。   

    他于1972911日逝世,终年76岁,育有113女。因生前仗义疏财、乐善好施、热心教育而深受尊崇,他出殡之日,送殡行列多达7000人,沿途受成千上万民众瞻仰。 
 

绝不背信忘义
——
陈六使子女谈父亲教诲
 
  

    看陈六使的半身塑像,不难想象他创办南洋大学时的决心与勇气。   

    齐短的头发、一双小而充满毅力的眼睛,一张紧闭着的嘴唇——俨然一副不轻言放弃的企业家模样。   

    那不苟言笑的神情也显现出一副对孩子品德要求颇高的严父形象。   

    难怪当陈永新(65岁)望着父亲的塑像时,难掩小时候对父亲敬畏的神情。排行第八的他昨日向记者娓娓谈起创办南大的父亲在家中的另一面。   

    “我们小时候挺顽皮的,只要父亲一踏入家门,大家就会马上躲起来!  

    他说,父亲对家中的11名儿子和3名女儿的家教甚严,孩子只要稍不听话,都会挨打。   

    在那个年代,陈六使身为一家之主,经常为了持家而早出晚归,这也加深了儿女对他的敬畏。陈永新说:我们只有在星期天才看到他留在家里看报纸。  

    然而,即使父亲在家,陈永新和其他兄弟姐妹也与父亲保持着又敬又怕的距离。尤其是家中的男孩,无论再如何好动调皮,一看到父亲,都会立刻变得像温驯的小绵羊。   

    他排行第11的弟弟陈永森(54岁)说,父亲去世时,他的年纪还小,因此对父亲的印象不太深刻,不过却对他的一双锐利的眼睛记忆犹新。他的眼光一投过来,就足以让我们望而生畏!  

    然而,尽管父亲严厉,两人都对父亲的慷慨胸襟敬佩不已,并异口同声说,除了严格的家教外,他们对父亲最深的印象就是他对别人毫不吝啬的帮助。   

    现为退休商人的陈永新曾在19611962年间在父亲创办的南洋大学商业行政系执教。南大创办时,他正在美国纽约大学求学,不过他却对当时的情形了如指掌。当时许多人都热心捐献创办这所大学,包括工人、德士司机,甚至夜总会小姐和妈姐。  

    他也说,虽然父亲并没有对孩子的学业有什么特别要求,却确保孩子都获得应有的教育。  

    陈永森也对父亲绝不背信忘义的教诲深信不疑,至今仍是他从商的原则。现为裕廊水泥有限公司董事经理的他说:在当时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都是靠信用来维持,没有所谓的合同和契约。大家做生意时,一个人的承诺就是他的合约。现在也是如此  

    如今,他也将这套价值观灌输给自己的4名子女。他说,父亲去世时,他的孩子年纪尚幼,因此对他们爷爷的印象模糊。不过他总会找机会向孩子们诉说父亲的事迹。   

    陈永森的其中一名千金陈丽琳(30岁)说,她爷爷在她5岁时就逝世。不过她从小就听过许多关于他的故事,并对爷爷白手起家的精神钦佩不已。虽然她是在美国受教育,但由于家中有许多关于南大的历史资料,因此对这所由爷爷所创办的华文大学并不陌生。   

    栩栩如生的塑像,时时提醒着下一代重信义、回馈社会的崇高品德。